2019年9月16日,納川股份(300198,SZ)發布公告稱,其參股基金持股的星恒電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恒電源)已經進入上市輔導階段


上市之路漫長艱險

星恒IPO“不確定性”極強


在時間上,企業上市輔導的時間一般為3到6個月,偶爾更長;而通過上市輔導階段后,便是申報材料、證監會受理后溝通反饋、根據溝通反饋的意見進行修改完善,這個過程所需時間各企業之間差異較大,短則1年,長則5-6年;所有程序走完,過后就是“上會”,即召開發行審核委員會,過會成功之后差不多才能申請掛牌上市。


時代網評 | 星恒IPO面臨三座大山,上市之路崎嶇



依照時間進度,我們可以推算,星恒電源通過上市輔導驗收最快也要到12月底,而后走完所有“不確定時間”的程序,星恒真正上市成功,最快也得2020年下半年,而這是在“一切順利”的前提下,期間具有極大不確定性。


星恒IPO前夕產品抽檢不合格

被曝17條法律訴訟纏身


值得一提的是,在星恒電源快馬加鞭之時,其電動車鋰電池抽檢不合格以及多宗法律訴訟纏身的負面新聞一朝爆發


4月10日,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外發布流通領域電動自行車用電池質量抽查檢驗結果。抽查檢驗結果顯示,星恒電源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星恒電源”鋰電池不合格。不合格產品主要涉及低溫(-10℃)容量、高溫(40℃)容量、2hr容量等項目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的情況。


時代網評 | 星恒IPO面臨三座大山,上市之路崎嶇



而北京市市場監管局方面表示,已對銷售不合格商品的經營主體立案查處,被公示的不合格商品生產企業和有關經銷單位應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主動采取措施下架不合格商品


針對此事,不少媒體向星恒電源方面提出質疑,是否進行下架處理?這是否意味著星恒電源在產品品控、生產技術方面存在不足?但并未收到回復。


時代網評 | 星恒IPO面臨三座大山,上市之路崎嶇



另外,在天眼查上,星恒電源存在17條法律訴訟,其中3條是因買賣合同糾紛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訴,2017年,曾因產品責任糾紛而被消費者起訴。


時代網評 | 星恒IPO面臨三座大山,上市之路崎嶇



最大股東半年“甩手”6次

星恒股權似“燙手山芋”


2017年9月份,啟源納川以支付現金18.64億元的方式,獲得了星恒電源61.59%的股權,成為星恒電源最大股東。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拿下星恒電源,當時只有4.41億元注冊資本的啟源納川向中融信托借款17.78億元,這筆融資在2018年產生的財務費用為1.95億元。這也就意味著,這筆貸款的成本高達10.85%/年,讓不少行業人唏噓。


時代網評 | 星恒IPO面臨三座大山,上市之路崎嶇



更為出奇的是,不到一年,納川股份便想將其“甩手”。2018年7月,納川股份發布公告,想將64.897%星恒電源股權作價26.3億元轉讓給北京萬通地產股份有限公司,高溢價引起了交易所的問詢,最終這筆生意沒有談成。


無奈的納川股份只能將星恒電源拆分成小單出售,從今年4月30日到9月30日,納川股份共進行了6次股權轉讓,納川股份通過啟源納川持有的星恒電源64.897%的股權降至32.389%


按照諸多狀況,星恒電源最后是否能成功上市,反而增添更多可能性,仍待我們觀察。當然了,我們還是希望星恒能排除萬難成功上市,對行業的發展有利好趨勢。


轉載請注明來源:http://www.emffx.club/html/201912/68237.html